2013年7月30日 星期二

反骨--摀耳朵

    畫家梵谷因病而自割耳朵,現在的設計系同學,因自大反骨而摀住自己的耳朵,不聽人說話。

   每年當到了畢業季,很多學校總會邀請一些校外的業師,到校評審同學的畢業作品,而事先老師們,總會先提示我,要對學生們兇一點,罵重一點,平日老師說的沒有人要聽,個個自我感覺都很良好,一副是大師級的學生樣,總是愛鳥不鳥的看人,身上總是背個幾個奬牌晃來晃去,給老師面子就飄進來上上課,講些他們不愛聽的就摀著耳朵飄走了!

   爲什麼!業師們要放著賺錢的時間,而老遠跑去罵學生,這種兩敗無益的遊戲,真的要繼續到什麼時候?同學們就不能做好學生求知的基本義務嗎?而去評審的業師一定要浪費時間精力去罵那些同學嗎?如能同學、業師各自盡責的扮演好各自的角色,不就可以大家往前走,同學在四年所學不就在此一搏,而再經業師的經驗提示一下,來個離校前的最後一堂課,而不要太在意是否可在「心已呆」得獎,而我也可以趁評審之際,找找可用之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