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1月24日 星期日

大家夯文創,是商機還是殤機!

現在流行的是文化創意產業,它是商機還是殤機?我們因為一塊阿?的大花布而一時興起文創產業,十幾年過去了,大家還在用力挖出阿?的身後物,而只有文化並沒有注入創意,充其量還是老元素的拿來主義,大家都在賭,看誰用的早看誰用的巧,而並沒有帶給遮民生活品質的提升,不是御贈的國賓禮品不然就是10元的卡片,難道我們的文創已走到了M型的產業嗎?

2013年11月16日 星期六

2014旋轉馬卡立體桌曆

桌曆只能呆呆放在桌上一直翻嗎?

2gather 再顯創意新作
旋轉馬卡 2014桌曆組
八隻駿馬小卡 + 旋轉式屏風桌曆
是桌曆,也是桌上的創意陳列飾品

八匹駿馬讓你隨意卡在桌曆架上,隨心情變換順序及排列
陪你奔騰大發一整個馬年

旋轉式屏風桌曆,可轉到你要的月份
半透明的簡潔設計
前轉後轉皆隨意

2gather秉持對材質一貫的用心
馬匹小卡獨家採用環保的法國再生香榭卡(聯美紙業引進)
屏風紙張為美國Neenah的描圖紙,耐水、韌性強
整座密集板支架及小卡皆以鐳射雕刻而成
手工裝配完成,限量500組
獨一無二,值得珍藏!

https://docs.google.com/forms/d/1xD61jypWnyNsqwrAEZLee5wv1_hWP0xI0fXZr-aw54E/viewform

2013年10月3日 星期四

獨行不如眾樂樂

一位高階主管如只做好自己份內的工作,那是不及格的員工,
你的成功都來自於你的部屬。
如果一位老師,一心只想把自己推向高峰,那更是不及格的教員。
你的德望都來自於你的學生。
要成就個人的英雄大夢,唯有自己獨行於自己的道上,
在現實中,你就要好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。

2013年9月30日 星期一

設計服務業

如果各行各業都要以服務為本,那現在應可算是進入全盛時期,設計業也被歸為服務業,所以廣告公司、公關、展場、大圖輸出、印刷廠、室內設計及建築營造、岀版業、工業設計及產品設計、文創、還有學校內的育成公司、媒體業、設計學生、老師教授連路邊的快速影印店也都能承接設計案,整個社會中充滿提供設計服務的盛況,台灣的設計業此時正進入戰國時代,不管什麼時代,士總是需要一個戰場來展現自己的實力,才能立萬,但,現在臺灣有這個戰場嗎?最後勇士們為了要爭一時,只好開始慘殺其他的勇士,人性呀!能生存下來的也不好受,甚至於扭曲了設計本質。

2013年9月29日 星期日

現在行銷新4B

在廣告學內提到,在表現內如採用:BabyBeautyBeast的圖案,會增加受閱者的注目率,大大增加廣告的效果,因為這3B在生活中,不論大人小孩、男人女人都喜歡的,現在可能要再加上「美食Bread」,因為物慾滿了,只能追求食慾了。

2013年9月27日 星期五

各自都在擁護自己的王道

更無所謂他們爽不爽,
因為我們沒有交集...
但,我還是要講:
以前,我跟我的主管或同事,
就像師傅與師兄弟一樣每天混在一起,
連上廁所也一人蹲一間在聊設計稿子的事,
上下相互火力支援,這是革命情感,
終究每人成長各奔東西,
不捨但心總是連著,也彼此祝福,
自己成立公司後,與早期的員工互通,
善有這些情感存在,
而現在無感了.....
外面人才太多,進進出出一個公司,
是悉鬆平常的事,
大家都不珍惜了,
公司是一個被動的主體,
跑不掉換不了,慢慢的演變成,
合著來,不合著離,
沒有情感,各自在算利,
而不是在創造未來,
這是現在大家身處的設計環境,
每個人總是想要當台灣之光,
無意間看到幾篇年輕創作人批判性文章,
而被大量的分享並轉載,
文章大量的用老賊、老人的對立忿世言語,
大批的年輕同學們叫好....
我看了有些惆悵,也為哪些沒主見的年青人擔心,
好像大家的心裡已失去了真誠,
各自都是一個王,各自都在擁護自己的王道,
不希望他們日後笑看今天自己,
但,還是祝福他們,希望快快成為台灣之光。

2013年9月23日 星期一

鄒永勝開始用部落格: [ 轉載 ] 郵票及郵品的誕生-王炳南 (歐普廣告設計總監 資深郵票設計師)

鄒永勝開始用部落格: [ 轉載 ] 郵票及郵品的誕生-王炳南 (歐普廣告設計總監 資深郵票設計師): 好文大家賞,轉載自王炳南老師 Facebook 網誌, 王老師網誌還有將近50篇相關設計好文、 觀念 省思文, 很有啟發,網友可自行前往加好友賞文: http://www.facebook.com/taiwanUPUP/notes 王老師第一套郵票...

鄒永勝開始用部落格: 壹鄒刊 10105號刊-設計:向人學 2012.02.27

鄒永勝開始用部落格: 壹鄒刊 10105號刊-設計:向人學 2012.02.27: (讀者投書,修改容易造成誤解的文句...) 「向書學習、向物學習、向人學習」。 這句話打王炳南老師那兒學來的,後來才知道王老師打林磐聳教授那兒學來的。 ( 附錄 A) 鄒邊認為向人學習最溫暖,因為書和物不會說:「要收攤,我不會放過你的 ... 」。 ...

沒事講道理,獎道理沒事!

    一次聚會,有位設計科系的老師縐著眉頭向我說,壞了最近很多老師們都談到,「獎道理」這本書引起的不當效應,很多學校邀作者到校演講,闡述如何得奬的SOP...,讓老師們很難教。

    唉!笨蛋,問題不在得獎,是在如何得獎。

    現在各校各系各科,全體師生都以如何得獎為教育最高目標,更讓人蹄笑皆非的還有這類工具書的出版,難道一定要把設計這檔事搞到只有「獎價值」,而不去講設計真正的價值嗎???

    個人有自我價值,無權論過,而學校至少有責給學生正確的價值觀,他們不是學校的得獎工具,真的用SOP得了獎,最後獎留學校,他能用學到的SOP面對他的未來設計生涯嗎????

    全身掛滿金牌的選手,有負擔一定跑不動,要競賽至少也要金牌先拿掉,這是業界的競賽規則,全都是不「獎」理的裸身競技,這些生存的技藝沒有SOP,只有個人的基本功,這才是學校可以給同學的。

    再講同學,真的不要吃個兩三天素,就能出家修行,不要認為掛滿金牌,就能升天當佛...

    回頭視案唄---醒醒回頭看看你現在的設計案吧。做設計是要有LP(架斯),而不要SOP...


2013年9月16日 星期一

短短的十八堂課

開學了,彼此相聚只有短短的十八堂課,大家從各地而來相聚一起,能有這樣的緣份是值得珍惜的,同在學習設計的這條路上,我幸運的比各位,先入行了幾年,路上能與你們相遇、相識是緣份。

目標、理想,是没有長短、遠近、大小,因階段的分離,祇要心在,随時随地都可以分享你的喜、你的夢及你的憂-------這叫情。

在自己的理想路上相遇故人、友人、學人、老人、路人、他人、陌生人….管他何人,都是相挺的衆人;先向衆人伸出雙手,那勉勵的雙手也將環抱著自己。

今天,大家如在路上相遇,就不吝伸出你的手吧!

設計路上能看到你們的身影真好!!!

2013年9月13日 星期五

台灣品牌很喜歡冠名制!

「四海遊龍」鍋貼風靡大街小巷,馬上就有「八方雲集」,「得意」衛生紙上市,就有人要霸氣的冠上得意,就來個「春風」,我們也搞不清楚是:得意春風還是春風得意....
「永和豆漿」由地區品牌已成為一個品牌,在大陸也算是知名商標,而我們還是搞不清楚「世界永和豆漿」及「永和世界豆漿」哪一個好。
這些是台灣人冠名的心態,總是用心於名氣冠人,而不從用心於商品的質量。

怎麼冠名都OK,但商品品質別灌水就好....

2013年9月11日 星期三

不純砍頭

新聞又報導 : 標榜不純砍頭的蜜裡面沒有蜂蜜成本,而龜苓膏裡面也沒有龜板的成分....
哪天會不會出現......
客戶花錢買設計創意,而稿子裡面沒設計....
其實也不為怪....
台灣學校最近流行創立新的科系而「流行視覺攝影商品科技文創行銷數媒美工藝術傳達系」,也不一定跟設計教育相關。

只要系名威震嚇人,招生的目的達到,管他系內塞什麼課程。

2013年9月8日 星期日

為上品牌課的學生寫

在品牌課程內談到,品牌識別(Brand identity)指的是--不論經由視覺或口語傳達的元素皆屬於品牌識別的一環,包括品牌名稱(具可讀性)、色彩及視覺表現,這些是完整品牌識別的構成要素,具有特定的識別性,與其他品牌有所區隔。而招牌當然也算是品牌識別的一環,經驗知識常不敢去改變其型或色,長期來很多設計師及業主,也都奉為圭臬而不敢有所創新或是配合環境而有所設計,這兩張相片是我在上海,一家專買高檔日系百貨商場的一個角落拍的,當時看到也很震撼!!! 哇全家改BI???
   全黑反白字的招牌,顛覆了我們對全家超商的品牌印象,這個後現代的改變,讓我重新去思考,關於「品牌VS.通路」誰大誰小、誰輕誰重、誰強誰弱、誰要依賴誰? 在商業霸權中的微妙改變...
   首先--全家超商自已是通路也是品牌,當自已能在路邊佔點時,它就是通路,說話可大聲的很,很多商品(品牌)為了要上它的通路,都要彎腰跟它拜託,這時它會以「通路」自稱。
   很多商圈或是建築體是有計劃的形成,在這種環境中,整體的氣圍是經過精心計劃的,並主導者有權力來制定遊戲規則,想要在裡面駐點的商家,就必需尊守,這也是為求差異化而採用的手法,當然這商場的獨特風格的塑立,能讓消費者接受與否,是商埸必需去承擔的競爭壓力。此時全家超商的角色就變成了一個品牌,當然想要進駐這商場內,就要配合整體商場的風格限制。
   從這裡再來談 BIS(Brand Identity System),如將System改為Strategy,是不是更適合些???商業模式不斷在創新,而如用System的角度去看問題,我們只能用「設計的手法去解決問題」,如能換用Strategy的概念去思考問題,那找到的答案會是「用創意的方法去面對問題」....



2013年9月3日 星期二

我能,但我非萬能

在高職三年內十八般武藝通通練過,凡舉素描、速寫、水彩、油畫、國畫、書法、陶藝、版畫、麥克筆、針筆、鴨嘴筆、雕塑、皮雕、編織、設計、攝影、黑白稿、絹印、插畫、暗房、色彩學、廣告學、圖學、體育軍訓、國文自然、生活與論理、健康教育...有的沒的,就是想把你旺盛的精力,搾光光,搞個不死你,美工課程什麽都有,就是獨獨沒有我的最愛...裸體速寫...為什麽??18禁嗎!!!這個問題到現在我還是沒解,可是又可以拿Playboy的照片來畫精細素描...無解,反正我現在也不需要了...

   職校三年就像eBay一樣,什麽都有,什麽都教,什麽都學,什麽都畫,自己在校期間都是以繪畫組為主,當時充滿了浪漫的性格,總有--天山我獨行不必相送--的屌樣....參加了很多繪畫競賽,得過教育部辦的,萬人寫生比賽第三名及省展(如下圖/龍山寺寫生)...等多項。

   到了畢業前半年,才驚醒繪畫養不了家,才轉平面設計,就是三心二意,如今才什麽都半桶水,你看人家幾米就畫出一片天,在業界有CI教父,有包裝之王,有形象規劃專家,有廣告教頭,有萬年理事長,有色彩專家,有裝幀大師,有書法家,有這個家有那個家及得獎專家,還有魔術家...真的很敬佩這些專家,都能把事情做到極至,才能被受尊寵。


   回頭想想,有興趣加上有慧根,才誤讀美工,求學過程中不懂去尋找未來,只是認真的盡學生之責,本分的畫畫畫畫畫畫再畫畫畫畫畫畫再再畫畫畫畫畫畫畫畫畫畫...畢業之初又無貴人拉把,如今什麽都能的樣子,但,就是萬萬不能...


2013年9月2日 星期一

今天拆歐普,明天拆貴府!

同事去留本應正常看待,為了新進同事與工作或環境的磨合,在面試時談到彼此釋出善意,先行試用一段時間,而這試用概念同時適用於雙方,如員工不滿公司可隨時走人,反之員工如無法完成自己分內的工作,而影響到公司的業務不彰,以公司立場不如早點解除關係,各自不要浪費時間,加緊好好努力彼此去求發展,這種事在職場上是天天上演的事。

請試用中的同事做到今天,卻彼此很不愉快的Ending,縱然彼此有不周全的地方,好聚好散我們也開了離職證明給他,以便日後他家公司需要時可茲提出,該給的我們一定給不會賴,但他不要,卻要資遣證明,以便可以領六個月失業補助金……還要資遣費,這些事情發生在兩三個小時之內……每天例行的工作單天天錯誤百出,冠軍的事:是公司創業來首位客戶打電話來,要我們換人服務的人與今日要資遣費效率相比,不但快狠準,更是令人咋舌……,而且讓人無法忍受的是"非常無所謂"的態度,這事公司也不是沒遇過,就照規定來唄!

回看過去這事的經驗會讓我們以後處理彼此更合情又合理,而我們將會要求新進的同事提供相關文件,其中一定要請他回原公司取得「離職證明」,如當事人推脫拉那就別進歐普門了,因為我們希望彼此都透明。
各位辛苦渺小的經營者,這事也有可能發生在你的身上,大家一起來維護正正當當努力工作的好同事,如因個人理想離職,請大方的給予金字離職證明書,如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就不爽給這張紙,如想要好好的看到台灣設計環境發展,認同並參與,你我將不再默默含冤,做設計都沒有如此辛苦。祝福你不要是下一位的苦主。

2013年8月27日 星期二

惜顏 --- 台灣當代設計師聯展創作有感

馬路上人來人往,公車上人來人往,商場內人來人往,學校裡人來人往,公司也人來人往,機場更常人來人往,地球角落人來人往,無垠的網路更是人來人往……,大量的人來人往的接觸中,你留下什麽,記得什麽,想起什麽,擁有什麽,懷念什麽,又失去了些什麽!!!

   每天與人的接觸,不論有意識還是無意識,在我們的潛意識中,將會被牢牢的記錄下來,而隨時間軸的延伸,本已模糊的記憶,將會自動重組,好的、壞的、美的、醜的、善的、惡的……都已不在那麽重要了,重要的是,去惡揚善,去醜呈美,去虛存實,對人如此,對事如此,對物不也是如此……,這些都是存在每個人,純真的心靈中渴望追求的,但我們總是被理性的知覺,帶到一個我們陌生的地方去,而不自醒的被理性的感知,左右我們感性的認知。

   「惜顏」的創作理念正以此為主要之出發點,在生活中重組的記憶裡,最後留下一張張清晰的臉,男人的臉、女人的臉、幼年的臉、老人的臉、胖的臉、瘦的臉、西方人的臉、東洋人的臉、貓的臉、狗的臉、你的臉、我的臉、他的臉,在自然界充滿了種種物象的臉,這些萬物之臉,也是我們學習認識、學習感知的開始。將其兩兩相對,透過雙目相交的佈局,似乎把我們漸淡的模糊記憶,又重新的組合起來,許多人將創作和美術劃上等號,似乎一件好的創作就應該等於一幅美麗的圖稿,其實不然,美術與美學只是創作的基礎,創作的天空相當廣闊,與每個人的生活周遭皆有關連,平常多留意身旁的人,他們的笑顏,他們的容顏,都在對我們釋放出訊息,珍惜每個與你面對面的友誼。

   如何將美術與美學的平面基礎,轉換成立體的構成,而又能複製化、客製化,是這次「惜顏」創作中有趣的發現,一個概念的產生,如能讓其有機的發展,它的價值方能延續,而創作應用於一般日常用品,能創作出可實用化的作品,也是我實驗的方向,讓創作更親於民,讓我們看到創作的價值而不是價錢。

   「創作」可真實反映社會現象及個人內心的世界,並需對身處的社會環境具有極高敏感度,藉由創作投影出社會現象的感受抒發與記錄。而深植於內心的文化養分及環境刺激是源源不絕的創作素材及靈感;創作的天空相當廣闊,與生活周遭的事物皆有關連,因此,我們才能真正看到「相由心生」!


2013年8月26日 星期一

印刷業務師,給口飯吃唄!

   很久沒上來講講,凡事不想看太重,但這事在我工作挫敗中算是不能隱忍的痛,當你為了區區的一小單印刷業務,而向上説三道四,這,我可不給臉了。

   創意設計最後的終結者,往往成敗於媒介載體的執行完成度,而平面印刷物占很大的比重,而身為原創者有權、有責對自己的作品維護直到印刷品的完成,而有效的方式就是去選擇並指定,所要之材質或印刷加工...等專業協助。

   而我們千辛萬苦的搞定設計案,輪到執行時,常讓人XXX的受不了,如打樣或完成品出了問題,印刷廠第一句,也是最後一句「都是設計公司給的檔案」,他們不知道照印。而我們常標示一些印工技術、材質表現效果,XXX他們意見倒是很多,這時什麼都知道,什麼都做不出來,很貴、幹印刷那麼久沒人這樣做...,XXX客戶盡然還相信他們所說的業務話,真XXX那以後叫印刷廠設計就好了,幹設計的大家轉行吧,你們的地位是不及幹黑手。

   幹多久,XXX我三十年前,就在單色機時期打工扛紙,那時還有珂羅版(蛋白版),沒聽過,就別擺出一付印刷教授者的勢態,你們再聽聽,有人說我選的紙會套不準,XXX這時的印刷機精準度,你要固意印不準都不太可能,這話他也敢說出口。

2013年8月22日 星期四

設計是需要,但不是最重要!!

    常常會受邀去協助診斷一些公司,有關包裝減量及包材適性的問題!
    有一次有家業主說在兩年前由生技產業轉來做現在的食品零售業,找了一家設計公司來做整體規劃,但兩年來飽受包裝視覺及生產成本之苦,推出後只剩下產品品質被肯定,其他都是負面而自己又必須去解決很多問題。

    這是台灣微型創業者的心聲,創業本當要把錢花在刀口上,但十之八九的人都不是投資在,設計成本上,總認為設計是需要,但不是最重要。


    這樣由業主變苦主的事情遇多了,我沒什麼感覺,因為這些都是自己決定的,結果也要自己去承受,創業本來就有風險,而找錯合作伙伴也是風險之一,而我在乎的是設計同業們,要為自己的專業能力加油,業主因為相信你,而交付工作給你,而你害人家痛苦那麼久,又拉下設計同業陪葬,小心哪天你也會變成苦主。

2013年8月21日 星期三

設計的是人

As a problem-solvng kind of designer, I don't give a dammn shit on how many IFs or Reddots (not even Nobel prize!) one can grab but rather on how people can live a decent life through the designers' professional efforts.

身為一個解決問題的專業設計師不在於得多少ifred dot甚至是諾貝爾獎,而是你的努力如何提升了人類的生活。

2013年8月14日 星期三

話大餅

設計教育的養成中,往往缺乏口語表達的訓練,而喜歡設計的人,常以感性人爲自居,這種只憑視覺系主觀自滿式的阿Q式性格,常常會吃虧,自己創造出來的東西,總以為全世界的人都要懂你!才怪...說個理由,為何大家要了你?

   有實力創作的人,不會說,還算真誠,至少不騙,只是一時沒人懂你,總有一天可被大家認同,如果你命長的話...

   也有種人,什麼都沒有,只有一張嘴,就到處「話」大餅,這種人在各行各業都有,而在設計文創業裡頭也處處都是,不知是搞設計的人都樂觀單純,還是識人腦殘,一味的等待一位「話」家的相助...兄弟姊妹們,想想有誰更能了解你,自己的創作如要讓人了解,只能靠自己。


   又回到學設計的人,話都說不好了,是會吃苦頭,有這方面缺陷的人,快去克服它,而很會畫也很會話的人,恭喜你,成功的機會比別人高,但...不要話大餅,要不然總有一天,餅破漏餡,玩完了...

2013年8月11日 星期日

台灣設計好萊塢

    娛樂圈不斷的製造八卦,正滿足了我們偷窺的慾望,所以興勝不衰,如此的製造話題以滿足大眾的注意,也是他們生存的方法之一,大家互利樂在其中。

    而設計圈的八卦没人理會,只會在圈內引起更大的波瀾,豪無意義更傷和氣,即生瑜何生亮,常是設計人的霸念,而推翻別人建立自己,更是設計人的作風,這是人的普遍心態,而不管在圈內多久的人,這想法依然有人奉守,而我們都曾是参與遊戲中的一位,回想有點幼稚,否定別人,自己不前進,光環也不會戴在你頭上,終就這是一個論實力的時代。

    好萊塢所出品的電影,稱霸全世界,可謂商業模組化的成功典範,故事創新、技術前衛、題材多元、演員分眾......,這個產業鏈的發展,如此的成功,不是單一人可以達成的,是每個人站在自己的位子上,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相互共利。

    任何故事的精釆與感動,都因為有「人」,設計創作的內涵不也是在展現人的純真唯美的理念嗎!

    而台灣這個小島,從事設計創作的人材,密度之高也是一份力量,如能像好萊塢一樣,有各式各樣的演員,老中青同時能在舞台上飇戲,各有各的代表作,各有各的存在價值,今天你當主角,明天換他當主角,這產業才能玩的大,其中的各個連貫產業也能提升。


    我不材,但當當各位的小配角,我想我可以的,這個小角色,我來,我會盡力的。

2013年8月8日 星期四

畢業後的第一張名片

    名片的功能是在清楚的介紹自己,而將要畢業的同學們,你們的第一張名片,就是個人的「作品集」,多次在評審及公司面試新人時,發現很多同學都不會清楚的介紹自己,相信很多老師向同學提過,要好好的為自己整理一份作品集,然而接觸到的都沒有讓人印象深刻的作品集。

    而更慘的還看到抄襲,在市面上流通的出版品,如同學們的最愛「批paper與作品沒什麼好...等」這類的編排型式,真是的父母辛苦送你們去讀書,老師辛勞的為你們授業,最後連自己都沒有能力及信心去完成一份屬於自己的作品,真使人傷心呀。

    而更無知莫名仰慕的那些東西,早在N年前國際上就己流通並發表過的舊文章老式樣,還在向P學習的津津有味.....

    回頭是岸,好好的再做一份真正屬於自己的作品集,首先要清楚的傳達出,你是誰,而要有邏輯性的發展,尺寸不要過大,在翻閱時不容易被快速的看到重點,裝幀型式忌論文式的裝釘法、配件要應用的合主題,頁數不要無意義的擴張,主次分明,過場扉頁是設計的重點,材質的複合性也是可善加利用.....,最後是落款及屬名,這代表你的承諾與信心。


2013年8月7日 星期三

“風骨”與“堅持”

基本上整個工作的配合不是只有“設計師”及“客戶”,我們AE (Account Executive)的角色在整個工作順暢度之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。因此所有的工作關係應該看成設計+AE+客戶三大塊。我依序說明如下。

1. AE
I would say AE is a coordinator。這個角色的工作重點是掌握每個案子的每個細節from the very beginning (報價、接案子、企劃、定方向) to the end (成品的品質控管)

客戶在交付工作的時候,並不一定每次都能提供非常系統化的資料給設計公司,因此AE在客戶brief之後,有時必須先提供給客戶更好的想法,甚至反駁客戶的想法,讓客戶在專業的領導下完成更“適合”的設計物。我之所以說“適合”,是因為在商業設計與市場中,只有最適合當時時空環境最佳的設計,而沒有所謂最完美的設計。等到跟客戶把想法梳理清楚之後,就必須開始提報報價及進度表的工作。報價的基準是另一個課題,在此我就不說明了。而將案子正式交付給設計的時候,是把這案子的重點與精華narrow down之後,有系統化地交給設計,也就是我們公司所謂的“交工作”。

在設計發展稿件的過程中,AE要負責去check稿子是否有on brief,這一點有時候很難界定是AE的責任或是設計部主管的責任,總之就是大家秉持著負責任的態度來仔細check稿件的所有細節就對了。基本的AE就是當個“正確的傳聲筒”,不會誤解客戶的意思,而更高一階的AE,在與客戶溝通過程中,會明白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,例如會適時提醒客戶的修改意見有問題,或是直接提出更好地修正方式…等。

2. 設計。
AE交付工作時的重點來發展創意。中規中矩的設計人,或許完全依照Brief的重點來做稿子。而有企圖心的設計,可以在Brief的重點之外,提出對稿件更好的創意表現,也就是幫客戶想到更棒的idea。設計基本該有的心態是要對自己的稿件負責,包括所有內容的正確性、是否on brief、是否忠於自己對創作的品質要求等等。而最重要的還是sense

有一點很重要的就是,做設計不是在做藝術表現,所以符合“商業要求”很重要,有些行銷或通路的考量,這些是很科學化的要求,所以不能很任性地認為:“我就是想要這麼設計”。有創意又符合客戶需求、在市場中又能outstanding,才是一個真正好的設計人員!設計人員也要對自己的作品有很高要求,例如上機去看印刷、去攝影棚監拍、設計零件的採買、成本的控制…等要有一定的要求。

若從工作比重來看,AE比較負責案子前端的開發,開發完成後比較多是設計的責任了。針對客戶這一端,我想比較沒有什麼好說明的。主要面對客戶端的是AE,其實資深設計或設計部主管應該是每次提案的主角,而非AE。但因為我們公司不是大型廣告公司,所以基本上是AE在提案。如果要談跟客戶之間的關係怎麼拿捏,我就用“公司”的角度來談,而不是從AE或設計人員的角度來說明。

公司對外的態度是“服務+堅持”。為客戶想得更周全更遠、為客戶去瞭解市場、服務態度與溝通技巧....等,這些我們歸類為“服務”。但“服務”不代表客戶說啥就是啥,設計公司還是應該要有所謂的“風骨”與“堅持”,對稿件的堅持、對品質的堅持,甚至對人格、價格的堅持。說白了,也就是“軟中帶硬、硬中帶軟”,大家是平等對待的,不是你尊我卑。

PS/我公司資深AE對一個實習生的回答,分享給各位。

2013年8月6日 星期二

我是

我是。

快三十年前在廣告公司,找專業男聲來為一部廣告片配音,當時行情是以片長秒數來計,30秒約台幣一兩萬元以上,而這片中只需要出現「我是」一句男聲。

就這樣「我是」領錢收工,二十多年來只要有人打電話給我,我總以「我是」來提醒自己,只要夠專業,我是值得的。

我是--王炳南。

2013年8月5日 星期一

在夢境裡裸奔

    夢是心態的延續,是嗎?

    最近常在夢裡,看到自己死命的跑,不知在追什麼?沒有旁觀者,這種阿甘式的跑,每晚都會出現在不同的環境中,有時都市、有時森林、海邊,不然就是廢墟...而重點是裸體的跑(請專心看文字,不要企圖去想像畫面,被嚇到本人不負責),就連自己都被這怪異的夢境嚇醒。

    從佛洛依德的解析來看,夢境與事實是相反,這點沒錯,因為不管是白天或黑夜,我真的不曾裸奔過,那這種行為,在我潛意識裡又代表了什麼?是壓抑已久的情緒釋放,還是渴望解放,創作的解放、工作的解放、朋友的解放、對現狀不滿的解放、對無知又自以為是的客戶解放、對政客的解放......
  

    常覺得凡事低調些,能做好自己分內的工作已是很不容易的事,但總是常會被一些設計人妖氣到,跳在前面來發聲,最後還是傷到自己,有些修養好的前輩在處理態度上,表面上平靜無事不出惡言,其實他們內心也夠受了,為什麼?這圈子內的人都不能真誠相侍,算計太多,小心哪天你在夢裡,會被很多祼奔的人,給亂棒打死。

2013年8月4日 星期日

南「青春」VS. 北「新代」

    昨天受邀去高雄駁二評審2011青春設計節,一出鹽埕高鐵站一陣鹹鹹的熱風迎面而來,已記不得何時來過(超過5年以上),但這股濃郁的味道,馬上讓我回憶起十幾年前,與當地設計師交流的種種...那種黏黏不清爽的感覺由衷而生,而感覺最為強烈的是凝慢的氣流,彷彿時間像頻寬只有512k「累格」式的在爬動,一則羨慕南部人的生活如此愜意,做創意又可做生意,一則感到學生無力又無意,如何拼出好創意...   

     進入評審現場,冷氣雖然已開到破錶的冷,但還是與濕黏纏鬥中,一組一組的看,一校又一校的評,越看越有感覺,表現出期的好,整體而言是躍進的,我從北評到南,看到東部又到西部教書,全台除了中部沒評過接觸過(很陌生不予置評),這屆的青春設計節,已有抓到商業設計的味道了,可以看出很多老師的刀痕在其中,由此可見幾位老師用力之深,課後還要常常陪學生去KTV唱「要拼才會贏」,老師們真的辛苦了,但從近年金犢及其他有份量的大獎都被「南青年」抱走,老師的辛苦是值得的。   

    北青年也別不服,身處在這資源豐沛的都市,不好好善用,反而你們的應酬外務都很繁忙,誤了學業也不自知,老師又不能說,更是逼不得,最後誰也沒拿到什麽好處,老師學生平靜過關就好,變為只有最後到新一代才見光死,什麽都來不及了。  

    現在的外面競爭之大,創意技術進步之快,已達100M以上的速度在前進,而當自己還留在512k的遊戲內自己玩的很爽,嘿!新一代的設計人,醒醒吧!!


寫於2011/5/9

2013年8月1日 星期四

設計專業「陪審團」

   每當畢業季到來,各校總是掀起一陣搶「陪審團」的熱潮,就怕同學們輸在新一代,而辛苦四年無法一飛衝天,這不安是難免的,學校、院系、主任及老師們也不比同學輕鬆,得奬大家可以升天堂,回校加菜,沒有,同學暗淡畢業,老師回去......

    這些年來因這樣的怪現象,也造就了業界一些設計人,養成了另一個專長,職稱上又可增加--- 設計名嘴的title,這個工作也不容易,別以為只要出一張嘴你也會,沒聽過台上三分鐘台下十年功,通常一組作品要在30秒內看過,就要能指出問題點,而馬上要提出改善見意,而需能舉出實際案例,並不能說「我的看法跟評委一樣」,而要批評時語氣親和有趣,說重點時語帶嚴肅而有力,最難的來了,每次評審時,總會有其他設計師共組一個「陪審團」,團中不乏大師級人物,個個大師見解獨特語出馬上見血,有時你說得2266,毛起來連你也一並被指導指導,怕了吧!!!

    以上的現場報導,還算小事,全台各地佈滿了視傳設計科系,山腳下,海邊旁,想不到的荒郊野外都會有視傳系的學生,為了達點準時到埸,去出一張嘴罵罵人,早起夜歸也是常有的事,理解各校地理靠腦力,有時體力不濟就要靠意志力,一次從高鐵下車再接台鐵區間車,只有9分鐘,拿出吃奶力氣跑百米,如逃難般的衝上車,坐不下,雙腿麻木雙唇發白雙目無神...此時靠意志力,心想「幹」麻找罪受,下次不來了........但下次還是再來,還是總希望看到好的東西......

老師該由誰來罵???

   有位年輕的設計朋友關注這個話題,也一定有更多在校的同學們,心理有這個疑惑?學校常常找校外的人士,來罵我們批評我們......,那老師誰來罵??   

    自己的學生不能罵也「不敢罵」,要找校外人士來代罵,是不是教育政策出了問題,還是人本組織的主張或是家長強權的結果,留給專家去說,或是總有一天當你也上了老師,事情也就明白了。   

    先把「罵」這件事說明白,為何要用對抗的情緒去看這件事,彼此都因為要更好才要去批評創作,老師們或是校外人士的立場應是對事而不對人,如不能接受別人的評論,那勸你早點轉系,幹設計的沒有一天不被人家批評的,自己心臟不夠強的人,不如歸去,哪個設計大師不都這樣被罵出名的。   

    我也聽過學生對老師的不認同而導致不尊重...等種種事件,世界是公平的,罵人者人罵之,設計現實的很,是講實力的,有一分實力就能拿出一分案例,如果自己沒實力,就送同學巧克力,大家高興就好,就別擺出至高無上不可侵犯的師樣,尊重不是建立在權力,而是相互的關懷及無私的付出。   

    我也沒有資格在此說三道四,當老師我跟本就沒有資格,年輕時不小心有點很小很小的經驗,某校來電要聘我為業師,我把資料寄出後從此沒有下文,後來才知因為我是高職的學歷,在系評時就被退票了,害了這位老師朋友不好意思連朋友也做不成,後來有校看的起我,排堂課去說說話送送同學巧克力,才不小心混個業師之名,說真的也沒多大的意義,因為士農工商,我是商人,本來在學界就.....

    以上的文字,有人看了肯定會罵,你罵他罵,不就是跟現在老師與學生之間正在上演的戲碼一樣?搞創意的人總以為全天下他第一,不罵人批評別人,難顯自己的威,所以老師該由誰來罵?學生敢罵你們去罵,大老愛罵盡情的罵,家長想罵隨便你罵,而最該罵的是老師自己們,為什麼該罵自己心知肚明。

2013年7月30日 星期二

反骨--摀耳朵

    畫家梵谷因病而自割耳朵,現在的設計系同學,因自大反骨而摀住自己的耳朵,不聽人說話。

   每年當到了畢業季,很多學校總會邀請一些校外的業師,到校評審同學的畢業作品,而事先老師們,總會先提示我,要對學生們兇一點,罵重一點,平日老師說的沒有人要聽,個個自我感覺都很良好,一副是大師級的學生樣,總是愛鳥不鳥的看人,身上總是背個幾個奬牌晃來晃去,給老師面子就飄進來上上課,講些他們不愛聽的就摀著耳朵飄走了!

   爲什麼!業師們要放著賺錢的時間,而老遠跑去罵學生,這種兩敗無益的遊戲,真的要繼續到什麼時候?同學們就不能做好學生求知的基本義務嗎?而去評審的業師一定要浪費時間精力去罵那些同學嗎?如能同學、業師各自盡責的扮演好各自的角色,不就可以大家往前走,同學在四年所學不就在此一搏,而再經業師的經驗提示一下,來個離校前的最後一堂課,而不要太在意是否可在「心已呆」得獎,而我也可以趁評審之際,找找可用之材。


離校十年後再回來看看我

    1980年高職畢業那天,當時的科主任也是我敬愛的導師蘇新田老師,對科上150幾位同學講話:同學們,今走出校門,十年後同學有成再回來看看我。十年太久了吧!不信我拼個幾年不成,到時提前回來看你,而且還要是本屆第一位回來看老師,當時同學間每個都露出充滿自信的,彼此相望。

     
我在25年後才見到老師,不知是不是第一個見到他,但已不重要了!見面時才體會到,十年後再回來的意義,十八、九歲離校,要當兵的去當兵,能升學的繼續升學,需生活的就去打拼,順利過個十年,也不到30歲,真的在社會上算起來還很菜,經歷資歷還沒增加幾條,這時誰也沒想到要回去見老師。

     
自己也在十年後,才稍微清楚自己要做什麼能做什麼,這時才聽懂老師的話,自己心想再十年後才去見他吧!十年很快又過去了,又拖了五年才稍微有點小成,見了面感覺的出他的喜悅,因為歷屆畢業的同學也不少,但始終堅持從事與所學相關職業的並不多,回看25年前那個自大,天下無敵的小毛頭,今天站在老師面前,感謝他的身教言教,而當年他的那句話,讓我能走到今天。

     
自己也有過學生,第一批的同學,也過了10餘,偶爾在外面會遇見一兩位不錯的學生,就更能體會老師當年的話了。

     
路越走越遠,前面也越來越廣,而覺得自己也越來越渺小,社會發展的太快,不足的地方也越來越多......。再給自己十年吧!

2013年7月29日 星期一

深圳地標

各地都在樹立自己的地標,這是競賽還是文化深根?
美國的雙子星911後,已不見其實體的建築,而重建兩道光束直衝雲端,沒有型但它在人的心裡是永遠存在。

2013年7月25日 星期四

比稿小組

    任何比賽的結果,就是要贏,為了想贏什麼事都可以做?????
   
    在廣告設計這行業裡,參與比稿,宛如參加競賽,就是全力以赴的想贏得第一,各自拿出吃奶的力氣來應對,從策略、創意、市調、顧問、長官、三叔公、六嬸婆,能拉的關係都拉,不能拉的也想辦法沾點邊兒,這樣搞組織真的是比稿嗎?整個大動員的過程,說真的,在創意設計的部分,可能只佔兩成,而真的這兩成,能比出什麼,難聽點他們還不一定看懂。

    自創業前曾待過六年的大型廣告公司,為了年度案,常常在比稿,設計的責任就是搞好自己創意的部分,其他的工作各自有人完成,當時相對單純,靠創意拿案子的倒是主流,但為了想贏,就動用一時之選,組合「比稿小組」,南征北討,到處去PK常常在PK,拿到案子後慶功一番,再來就沒有我們的事了,未來執行就是別人的事了,這樣消磨的幾年下來,人很傷身,十個廣告人八個有病,但對一個年輕人來講,是快速的成長。因為以前太操,難怪我的頭髮近來白的特別快,或許這也算另類的職業傷害,害我常常在慶功,喝出胃病,抗議抗議抗創意......

    現在的比稿是比誠意,有了誠意之後,就不在意創意,沒有創意也是有生意,是好是壞不在意,因為那是老板的生意。


    以前的比稿小組拿到案子後就算任務完成不管了,後面有人接手執行。現在的比稿拿到案子後,也不管了,因為沒有人管也沒有人會執行,唉!真好,這樣的好康,怎麼沒有人來找我組成「比稿小組」呢!

2013年7月24日 星期三

大師這裡字小一點

在業界被稱為「大師」的大有人在,有天在某設計協會的年度聚會中,就遇到了一百多位大師,閑聊中有位大師說,現在不做設計改行搞藝術,因為常常被人指點:「大師這裡調紅一點,這裡字改小點看看」,真的混不下去了,幹了快三十幾年的設計,這種不是問題的問題,都要大師來處理,大師只是個禮貌性的稱呼,不如叫小王還比較親切,真要被迫改起稿子來,心理也比較不受傷。

   在旁有位大師中的太師,冷冷的說了「大師上面有很多老板,小老板上面還有大老板」,連太師都如此感觸,看來設計產業己不適合大師生存了!

   這就是不自重的後果,任誰逃不掉這個循環,學生搞老師,員工陰老板,大家都站在求利的立場來對待身處的工作,為什麼一個職業不被尊重,不是別人的看待,而是這行業裡自己人造就出來的,宛如記者跟立委民代,連小孩都看不起。


   大師有兩把刷子,改行搞藝術也行,我呢!想想還可改行做油漆工,以前色彩學成績還行,很會調色,明度彩度可以一調到十,圖學也很認真,平塗功力很強,這職業很有尊嚴,你敢跟師傅說,這裡紅一點,那裡綠一點嗎?馬上給你顏色看看,這工作還有一項很吸引我的,就是中午12點準時喝阿B呀!呼嗒啦!什麼大師,師大,老子不幹最大。